所以common understanding也是叫共識,所以他就比較像我們這邊所說的共識,比較不像英文的consensus是大家都必須同意對我好的,我們簽一個集體的合約,那個程度的那一種consensus,因為是確保we can live with it,就比較像consent,我不誓死反對它的程度,所以這個時候running code才可以形成,但是一定要交大會決議,然後大家表決,那個人數少的輸幾次就分割了,就是另起大台等等,所以這樣子的話,網路就巴爾幹化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