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已經講了,我覺得公民社會正當性一直高於政府,但是又沒有高到流血革命的程度,所以就很微妙的平衡裡面,公民社會正當性高,政府看到創新的時候,必須要去擁抱它,並不是打壓它,但是又沒有完全喪失公民的程度,不然就革命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