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在VR裡面看太空,也給其他不同的思想家看太空,不管是在國際太空站或者是火星也好,大家都是一直轉頭,到視野裡面出現地球,然後知道地球往那個方向再慢慢看火星跟星球,也就是地球錨定,「身是眼中人」,我再去看別的地方。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