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也許後面的問題會再提到。其實這個是有一點想要問到我們下一題的部分,臺灣在國際上其實我覺得某種程度是撥除既定身分,臺灣的認同是很多樣性的,比如在參與很多跨國的組織時,像聯合國或者是WHO的時候,有時是被迫處理過的體制來發言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