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一般人對故宮,回過頭來訴求,故宮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博物館跟精障為什麼會連在一起?回過頭來我們要去做的是博物館的責任在哪裡,這是促使我們做這個展的契機,大家都能使用博物館,當我們發現他們來不了或看不懂。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