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我們讓卓志遠紅到發紫外線,仍然是一個非常開心的事,真的當時報稅軟體難用到爆炸,你如果回去看留言,八成都是關貿關商勾結、財政部長下台等等的,那個特別PH值說不定低過0的一些留言,但我們開放政府聯絡人楊金亨一旦上去po就說所有給我們批評指教的朋友,馬上收到邀請函,來跟我們一起做明年的報稅系統,一放之後,整個方向逆轉,那個方向八成提出建議,不到兩成才下台,已經沒有人理他們了,所以楊金亨專委當時真的沒有問過他的老闆,因為他是開放政府的聯絡人,他被預先授權可以投這個東西,我再馬上推說不是一個網友,而是真的是開放政府聯絡人,所以楊金亨跟卓志遠的合作,突破了以前想像參與的模式,但是卓志遠有更好的想法,就是用非常尖酸刻薄的語言,當然最後是說是他朋友寫的,並不是他寫的,然後楊金亨也沒有一層層簽報,因為預先被授權,馬上說會吵的就進廚房,最後做出來的報稅軟體,就是現在用的報稅軟體是90%多的同意滿意度。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