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這樣。因為我們的辦公室一半的成員是從各個部門借調來的,來之後也會回去,就像種子一樣帶著文化回去,開放政府聯絡人更大的群體,像32個部會大概100個人,他們也被迫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工作,不然找不到我,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如果還來跑紙本公文,我在社創都簽不到,大家都發現要有虛擬的空間,就會發現其實說見面三分情,現在頻寬高還是接近三分情,尤其如果雙方訂相同的食物跟飲料的時候,總之比起戴口罩是好多了,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各個部門就開始發現不需要所有的人來台北,像跟海委會最近合作很密切,他們很多人都在高雄,因為他們的總部在高雄,不用一天到晚坐高鐵。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