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問題很簡單,怎麼樣「從零和到融和」。但這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像這幾個字是有一位叫高重健,也就是一個做鏈圈的朋友,提出「從零和到共和」。其實鏈當初要解決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也就是如何讓彼此沒有見過面的人可以相信彼此到一個程度,這是很核心的問題,但是要解決問題,也就是解決到這個程度的時候,運用是無窮的,並不是應用在哪裡,而是結構性可以解決,等於有非常多新的東西出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