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有舉故宮當例子。我應該是在2017年初提出所謂公開、快速、結構化的講法,還有讓真實傳播比謠言快,學理上已經跟大家說明。但如果後續沒有所謂的爭議訊息,或是有些人說資訊戰等等的氛圍,我想當初教的這些就不會被吸收得這麼快。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