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要區分兩個部分,一個是社會創新的動能,這個其實在世界上其他地方,很多甚至比我們強的,好比像在西班牙的15M運動的時候,他們也是把很多的市長用這種基進式透明的參與方式,送到馬德里市等等的市長位置,又或者冰島當時的首都執政的叫做「冰島最棒黨」,我們很多的連署平台是跟最棒黨學來的,有很多類似這樣的例子,社會上有一群烏合之眾,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群烏合之眾非常創新,有很好的想法,最後他們說來當執政者來看看,這個不罕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