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一開始吳展瑋做超商地圖的時候,連假還沒有放完,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我們改成日曆天已經是很大的幫助。而在日曆天的情況,也表示有些時候公務員不是上班,根本沒有人在辦公室,而你必須要回覆人民的需求,這邊必須要有一些輔助式的智能,像對話機器人、線上自動化的系統,就變成必要的,以前還可以說週末請公共行政替代役來幫忙做一些事,現在替代役即將全部退場了,所以我想內部數位文化的最大推手,就是蘇貞昌院長說改成日曆天、公共行政替代役退場的這兩件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