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當時真的很想解決這個問題,我當時是在做Perl語言的下一版,現在叫做Raku,我為了要做這個語言,其實有一點像你要在既有的歐陸法體系、英美法體系之外,去融合這兩個法體系做出新的法體系,這個是非常困難的,因此關於這一件事的研究者就四散在世界各地,也沒有5G的寬頻,除了去他家之外,還沒有辦法跟他一起做研究,所以有很強烈的求知欲跟創造的動機,雖然英語很破,但是還是去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