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個還是要從教育單位下手,如果您覺得護理師的培訓太過習慣於那個,就自己小心一點威權式的文化,也許從心理學或者是從其他的角度去切入,我覺得比較有機會,我們這邊通常要去看社會上對於一件事有沒有興趣,我們通常是透過群眾募資的方法,像你去看製作這個產線還沒有到醫療等級,但是很接近實際的蓋子,像是你會需要100萬元或者是200萬元,你會問這個世界有沒有這麼多人拿出錢來,可以代表更瞭解,你作為回饋,也許就是給他第一批生產出來的這一些,讓他自己在家做實驗,或者是如果湊到一定程度的錢,把我的設計圖公開,自己找旁邊的工廠,因為在旁邊說不定在別的地方,像我們的非洲大陸衣索比亞可能也有市場。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