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在那樣的時段,我在院長所主持的口罩會議上,因為我們那時就是說超商2點進貨、3點就有人騎摩托車掃貨,這個沒有持續性的狀態,就改成藥局等等,所以在這個討論的過程中,我就把電腦轉過來,把他的超商點圖給蘇院長看,告訴他說這邊可以去顯示,他說超商沒有要請他們幫忙了,可以想像這一些是一家家藥局,過了1秒鐘,他就說很像是導航的時候,如果有一些路段比較短,但是在塞車,會顯示成紅色,看起來是比較遠的路,不塞車會顯示綠色,所以不同顏色就會代表有沒有塞車,這個事實上是完全正確的詮釋,雖然在他的設計裡面是代表庫存不足、綠色是代表庫存足夠,這個確實是在導航想得是一樣的,如果離你近的藥局如果是紅色的就不要去,表示已經沒有口罩了,要去稍微遠一段的綠色藥局,所以一開始從看到這個到做出導航的比喻就過了1秒鐘,這樣子過後我們談都很好談,包含開放資料等等,因為知道有了這個東西之後,這個政策會變成參與式的方法來驗證,並不是靠健保署的系統來驗證。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