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怎麼做政策前期的討論?民眾不只是在政策最後端被找出來的被動使用者,而是在最前期,我們重複一次,找了學生、家長來,或許大家會覺得在草案預告這麼前面,我們還在討論師資培育的過程跟資格應該如何,這跟學生有這麼直接相關嗎?我們常常會發現其實學生也對於如果我是一個師資生,我要怎麼被培育,我是一個受教的國、高中生,我對於閩南語教師、怎麼樣的老師,期待在教學現場,也會有一些想法,因此我們覺得使用者拉到最前期是非常重要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