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作會議這樣的形式,只是在實踐開放政府的一種工具,但並不是唯一的工具,像月會投票出來的案件或是議題,部會說「我們已經有逐字稿了,也找了非常多的利害關係人」,所以我們跟他們一起盤點之後,確實,他們做得真的足夠了,我們非常樂見其成。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