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當然,總是要先放下一部分目前的自己,未來才有可能有所變化。所以像很多主要的宗教,很強調在好比像祈禱或者是禪坐的時候,把你習慣的自己先懸置,不管讓你什麼別的力量能夠進入你,這個我想在臺灣是有非常多人有在做這樣的行動,只是說採取的方式按照他的信仰不同都不一樣而已,所以我會覺得當然你綁一個宗教是沒有必要的,但就像榮格包含像藏密,是觸類旁通,也就是吸取裡面的共通部分、集體潛意識的部分,並不是一定得透過一定的方法來達到集體潛意識。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