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意思是,像現在這一種線上諮詢心理系統,其實是自然的盟友,因為他們已經有視訊、已經有對話的能力,他們也有一些諮商心理師或者是臨床心理師幫他們背書,他們也有跟市政府在合作的實驗計畫,所以等於需要的技術底層工具,他們都已經實作出來了,當然也不只他們,像如果是以長期照護的話,當然也有像「優照護」等等,臺灣也有很多這樣的平台。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