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可以讓在地的ISP開始瞭解到原來可以開始做這些人的生意,這些人會相信臺灣的法制會保護他們的這些基本法遵需求,並不會莫名其妙通過一個組織命令。所以我覺得國內的ISP如你所說的,要三、四年才會理解到這一塊市場比本來的市場要得大,但是現在放一些他們都很大的,也不能叫什麼的,就是先放一些進來,這樣子的好處其實也有一點像來刺激本來的銀行一樣,我會鼓勵你多跟這一些跨國先合作,大家看到這個有解決方案,而且沒有他們想像這麼可怕,國內的ISP就會因此有改進的動機。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