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其實優質教育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就是4.7,就是作為一個全球的公民,不只是單一個國家的公民想法,而這個想法我覺得在現在,不管我們是面對假訊息的危機或者是溫室效應或者是現在的疫情,其實如果不是從全球公民的角度就不會來解決,因為不會管國界來看,所以我覺得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實驗教育更容易去想說以前那一種分門別列、分科、設系的做法,尤其在跨領域、跨世代跟跨文化的協同合作上,是不是有時反而過於專精看一套世界的方法,對於這一種解決全球性結構性的問題是不利的,說不定是先用一知半解的情況,看這一件事的方法,而這個過程看到不同的文化、領域及世代,說不定還是比較好的,也就是不是先自發、互動、共好,而是先共好的反過來順序,我覺得這是實驗教育可以著墨的一點。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