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國際對我們的理解,並不是單一標籤式的珍珠奶茶等等的理解,這個真的很棒,因為珍珠奶茶也是社會創新,也不需要付授權費,就是除了珍珠奶茶之外,現在有很多的國外朋友,會看到臺灣模式一、兩個點,或者只是總柴也會覺得這是我們可以用的,「總柴 Can Help」,這個時候對臺灣的理解,並不是抽象的理解,而是很具像的,比如面對共同的社會問題、做出社會創新,也解決他們社會的問題,這時他們就會再做二創、三創,什麼叫做IT大臣,但是那是臺灣提供的素材,也就是「Taiwan is Helping」,這個是第三個,在社會創新更容易的新氣氛。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