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覺得在第二個任期,我覺得還在這邊,當然因為大家有繳稅、付我薪水之外,也是因為我還是覺得從臺灣這次防疫的過程中,我們三個層次,第一個是大家面對社會結構性的問題,以前都會彼此攻擊或者是分成不同的意識形態,又或者是急著去貶低、復仇的反射式反映,這一次在反映的過程中是同舟一命,所以大家發現我們如果沒有照顧好朋友的話,其實整個社會我覺得都會受到連帶的問題,也就是要面臨長期結構性的問題,我覺得這是新的社會形式,五是所以比較願意覺得這種情況之下,社會創新的土壤又更好、更肥沃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