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倒扣。因為我並不是要推進什麼,而是要持守某些文化,然後確保這個文化慢慢有點滴水穿石一樣,在公務文化裡面深耕發芽,像一些很關鍵的,比如政府必須先相信人民,好比像社會創新出現的時候,我們不是要扼殺他,而是增幅它,不要擋路等等,透過像總統盃黑客松、社會創新行動方案、民生公共物聯網,慢慢開始變成公務文化的一部分,大家不會覺得民間總是來找麻煩的,很多時候像吳展瑋、卓志遠來的時候,很多公務員真的覺得指引出一個方向,而且真的省風險,我是覺得真的當成夥伴,而不是當成伙計,也就是不是當成廠商,這些都慢慢有在深耕發芽,所以是滿開心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