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對我來講就是「輔助式的智能」(assistive intelligence),社會先決定怎麼樣是有公共利益的,在這個實現的過程中,有一些比較冗的事情,大家來做都差不多的事情,這些事情我們可以有一個機器學徒在旁邊看,然後幫忙把它自動化,舉一個例子,像之前在總統盃黑客松裡面,有台水的朋友,整天就是在聽檢漏員,所以看哪邊有漏水的時候,就像聽診器的方式去聽水的聲音,但是其實像以基隆小區為例,從一個地方漏水到被這些巡迴的檢漏員聽到,可能兩個月就過去了,這裡面有非常多的水資源,也就等於虛擲了,臺灣最近因為颱風的運氣滿好的,就是沒有登陸,但是會帶來雨量,所以看起來缺水的狀況稍微有所緩解,但是隨著氣候的變遷,怎麼樣善用水資源仍然是非常重要的議題。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