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紅利是任何人如果研究氣候變遷的學者、大氣科學的學者等等,當然你可以直接來運用,所以其實空氣盒子已經全世界在用了,不是只有臺灣,任何人都可以用臺灣這個成功的經驗來說服在地的朋友來運用臺灣模式,這個一方面是對國際社群貢獻的紅利,二方面也可以觸類旁通,好比像叫做「國土智慧巡守隊」,就是把空氣盒子的概念運用在水上,因為我們通過一個法律「如果你在農地上有一些工廠破壞了農地的水品質,這樣經濟部可以給他斷水斷電」,但是要怎麼知道是誰在破壞,尤其沒有註冊、登記的話,所以水盒子是類似空氣盒子,就是量水裡面的三種污染源,像有太陽能的發電電池,只是放進去就不斷寫入分散式的帳本,所以如果你是農民的話,只要放進去就知道有沒有水稻是被哪一個上游污染,如果覺得其實真的沒有污染到水源旁邊的初級加工廠或之類的,你也會有動機買盒子放到水稻來證明是你的上游來的,不要把我斷水斷電。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