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最重要是在資料蒐集端,對於資料來做公共利益的運用,這一點到底是有意識做這一件事,或者是被動被蒐集,如果只是被動被蒐集,你蒐集到的東西,很多時候不是很堪用的,因為有點像雜訊一樣,本來不是為了這個目的而蒐集的;相反的,如果本來就是為了特定的公共利益目的所蒐集,大家就會花很多力氣確保這個資料品質很好。 像很多的國小在臺灣,有環境教育的課程,就是運用空氣盒子教導小孩要怎麼樣把空氣的感測器放在濕度、高度恰當的地方,才能量到PM 2.5的量。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