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通常的講法是說這叫做「循證決策」,或者是「evidence-based policy making」,就是我們來看實際上每個地方的供需量來決定配送量,我們看某個地方的分析告訴我們說為什麼這個地方有一些人就是沒有辦法去排隊,因為他的工作時間比藥師還要長,很多朋友就會直接拿起電話打1922,告訴我們說他工作到晚上10點才下班,所有的藥師都下班了,他是不可能買得到口罩,也因為這樣子,就有您剛剛講的口罩的2.0,可以24小時到超商取貨,所以我們的決策依據是來自於民間社會所建立的資料分析,我們決策所使用的工具,也是來自於公民社會開發出來像口罩地圖的這些做法,可以說公民社會是我們的甲方、政府反而變成乙方,這跟傳統的公共採購是完全相反的感覺。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