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們覺得有問題的是,衛福部這個主辦單位在設計的時候讓台鹽去講,但相對人沒有去講,至少我是一個公開的相對人,賀立維是一個公開的相對人,比如說高金素梅委員,我覺得不能請田秋堇委員,她是監委,我談了一個更嚴肅的話題,監察院對行政機關進行了糾彈,這是憲法的權責,那行政機關可以不同意、因為產生了爭執,在憲法44條裡面是總統得就這個事情來協調。我想必須還是要回到我們法制的基礎。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