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今年從這一些計畫當中,國發會扣了10%的錢下來,大概是34億元做了一套不同的做法,而是完全不管一開始提案到底是產、官、學、研或者是社,但是必須要講得出來,在這一些人口開始老化、公共化的這一些地方,大家有沒有什麼共同的願景去想出這個地方共有的平台,能不能吸引到年輕人回來等等,而這個做法比較特別的是,完全不是看誰提案,而是看一開始有沒有願景工作的聚會,而這個聚會就跟你們所謂這一種橫向連結比較像了,一開始是不是可以透過建立信任關係,挪出一個對當地共同的共識來,有這個願景之後是拿這個告訴國發會說接下來要做哪一些利害關係人、願景過程是什麼、有哪一些創生事業的構想,可以跳過所有各部會的審議程序,可以對接到輔導團。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