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們這次怎麼做?我們希望可以改變結構,也就是從過去長期以來,各部會面對不同的利害關係人,然後把各方的意見帶回來做內部溝通,但是往往只能各執一詞的情況,改變成第一次這四個部會可以共同面對與這個議題有關的所有人。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