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2015年的時候畢業,到現在我都跟身心障礙相關團體工作,我發現很多身障者很難生活,因為我發現身障者可以做這個、可以做那個,但是卻沒有這個領域適合,又覺得滿可惜。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