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我要說明的是,其實在到底要用校外人士或者是用志工的時候,其實也跟大家討論一下,因為那個也是我們一直在掙扎跟在考量的點,那個點是在於如果以回歸到因為一些輿情的事件才導致有這個事情發生,也就是回到這個點來看的話,大家所談的,其實很多是類似彩虹媽媽的團體,而這一些團體很多時候校外人士進來學校,不管是在晨間或者是正式課程協助教學事項的時候,其實不一定是所謂的志工隊,也就是所謂的志工有分學校依照志願服務法裡面所成立的志工隊,而那個志工隊,學校依照志願服務法就會訂定相關的一些計畫或者是審核,甚至還會要將這一些志工隊來培訓基礎訓、特殊訓等等的概念。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