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從左右逢源到左右為難的地步了,我們這個行業希望都是希望能對台灣有更多的貢獻跟付出,我們要看怎麼能夠藉由現有的優勢,不管是做長期的發展,或者是這個行業可以磁吸全球的產業鏈或者是人才的產業鏈。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