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講法應該就是他想要做的東西,我可以跟你百分之百保證,因為他可能自己有親身遇到一些事情,真的要有親身遇到一些事情才有辦法體會這個長照車,其實臺灣真正長照車是很可憐的,就像我一樣,合法跟不合法的中間,沒有什麼資源,技術什麼,我們曾經有日本的家屬來看我們這個模式之後,後來找人過來看,說臺灣做的很棒,我那時候才知道這是救護車,他說臺灣的樓梯空間比日本更小。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