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社會風氣改變或獎勵結果,有些義民廟確實改變了作法,我現在只是在想從這些經驗裡面,我們是不是可以得出哪些獎勵是有效的,又或者說服過程,如果都是辦義民廟的人,他們彼此說服會不會比我們去談還要好。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