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個部分,我們的組員有提到在賠償金的部分有一個很突破性的框架,他們認為賠償的過程,其實不只是加害者或者是受害者這兩造間的關係,也包含了國家集體面對性侵的議題,所以才會提出國家賠償的概念。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