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之所以覺得澳洲模式好,是因為它可能可以有效鼓勵一些人出來發聲,因為現有的體制似乎不被信任,或者是操作上有一些漏接的地方,不管是學校或者是司法機關、社政機關,所以我們希望這個體制讓被害人能夠信任的話,是避免他來覺得被漏接,這個是未來體制上設計最大的挑戰。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