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再來還有另外一個思考,雖然人本基金會有提到現在監察院的調查是有限制的,但是其實立法院已經通過了「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會組織法」,這個機構雖然還沒有正式上路,但是有沒有可能扮演類似的功能?裡面如果有部分委員或者是一些委員,他們可以來進行這樣有別於目前監察委員的調查方式,這有沒有可能?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