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今天在提出監察院糾正了台南市政府、台東市政府如何解釋,但是後續沒有人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後續是等到事情再發生,也就是說,監察院即使提出糾正,我們沒有任何一個機制可以真正地檢視應該要怎麼做,只要從體系機構來做整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