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像這樣子,我們要建構起來,我們花很多心血在擺放,我們如果沒有辦法好好撐,我們當然是希望好好撐,因為我們做這一行的,就是欠人家一輩子,我們的病人就是存在的對象,我們做好一個合約、一個服務,這個很累,除非結束這個治療的關係。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