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以私人的情感來講是為了我們的工作權在保障,因為其實我們在這一行看到太多這樣的事,像林奕含是不是冤枉死的,我們知道很多事,不好講,但是我們看太多了,因為一般人對於一個人的性格是不是可以決定眾人的事,一般的人不瞭解,我們知道希特勒是有精神診斷的,他犧牲了幾百萬人,那時的醫學太不進步了,一路這樣子進步,我們知道這個部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