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們來說是很突然的一件事,那時我是專任秘書,很突然的原因是,我公文送出去,但是都沒有回應,都打電話給承辦人討論,都說還在匯集意見,我們感受到比較突然的是,原來經濟部有跑沙盒計畫,原本有一個鳴醫要試計畫,然後醫事司就說要做了,然後計畫還放我們的名字,我們就有滿突然的感覺,這個是對我們衝擊的一個部分,然後才進階到我們的討論裡面,我們認真看計畫書,然後再跟委員會、倫理委員會討論。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