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們在這個法條的管束之下,我們在做是心理諮商的動作,會保障我們這一些專業人員的相對倫理訓練,因為我們對這個職業的特殊性或者是特權,就是因為有保密,所以個案才願意把這個東西跟我們講,我們很需要守護這樣的條件。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