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寫任何程式的人,如果很介意的話,我們也覺得很好。但是比較擔心的是,真的做這個行為的時候,這個行為是專業的,裡面有很多細微的部分,我們可能會比較重視那個trvial對我們來講,穿白衣服來做這一件事,100個人犧牲我們3個,也要講清楚什麼情況會被犧牲、如何情況會被犧牲,這個是可控的變數,並不是純粹愛心,並不是有人做就好了,不能這樣子,不以這個角度來做。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