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有提到我們找了國外的文獻,也就是在網路上施行了很久之後所做的反思,剛剛提到的那一塊,不曉得鳴醫這樣的公司或者是未來的平台上有沒有做一個調整,像有沒有像這樣心理專業的人?不論是股份的轉移也好,畢竟這個商業行為,商業行為對於心理專業還是會有其衝擊,這個跟做汽車或者是其他行銷類的東西很不一樣,剛剛政委有提到人體實驗計畫,這個都是非常嚴謹,而且非常需要慎重、考慮的,所以在這個方向上的需求,我不太確定在未來施行的這一條路上,這一個專業人員的角色定位更清楚,也就是這一類新創公司的組成,或者是監督的機制,可以讓這個公司並不是完全用商業的手法來操作這個平台,而是有更多的心理相關人員在這裡面來提供相關的建議。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