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自己在全聯會當中就有一個非常完整的倫理系統,我們是可以被告訴,這個可以被告訴,原本就是一個均衡,當一個人有權力介入別人的生命,也有權力保護他自己,也就是一個均衡。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