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寄了公文給我們,兩會都寄,但是他說基本上在我們還沒有確切確定整個參與的歷程之前,就把我們掛在計畫書跟對外公開的狀況,我們兩會當時共同出了一個公文,也出了一個給衛福部,很明確告訴他們說以我們兩會要做這個事情,也就是要理監事會同意,後面還有一個倫理委員會,倫理委員會一定要做完整的討論,沒有注意到這個部分,我們就拒絕讓他掛著。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