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題真的很廣,我們看研究報告出來,如果要當作研究報告,他沒有太大的架構,組織不太好,就是很分散,從四十頁開始都在講宗教,一個一個打特別的教會,一個一個去講,而且以研究報告而言,條理架構不太好,以致於盤出來會很龐雜,目前與會的大眾,因為是兒童性侵覺得不能忍受,人本提這個議題只有一個跟澳洲脈絡很相像,就是主教大家會掩蓋起來,換到另一個機構,現行制度沒辦法,喚醒創傷記憶,跟我們五月爆發台南那一案很像,二十年前帶去道歉就換學校,這就喚起對教育體制很多意見。老實講澳洲最後對那主教還是沒什麼處理,只是去把真相多恐怖,會發現讀那報告時都在講創傷,對小男生的創傷,小男生還要跟人家告解是他的不純潔。我們台灣沒有這樣的情形,因為這一題非常龐雜,確實心智圖若大場沒有大家在一起橋好,很難想像進入小桌,大家各自表述,我只是想問一個簡單的問題,因為是教育部借場地,協作會議不能往前提到上午開始嗎?如果時間充裕一點會不會讓會議比較好進行?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