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香港以後,我一部份的時間繼續會在「SIX」,我的想法是在看亞洲的社會創新如何建立我們自己的narrative,再跟世界交流,因為我們經常去國外看,但我們自己也有做了很多事情很棒,但是我們沒有build narrative,然後讓不同的人來跟我們學習,所以這個是我回去香港部份時間做的,之後有時間也會跟Tracy跟Ada來做一些教育創新。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