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嘉凱跟蕭主任其實跟民間社群都很熟,如果他們願意協助做這樣的工作,事實上就變成工作小組要不要賦予他們做這個責任,可能不是責任,而是情商他們幫忙。如果組得好的話,其實後續在徵案的時候,可能由他們現身說法是最有幫助的,或者是後續文官學院交流的話,他們如果一直做很專注的東西,一時間會聽不懂在做什麼。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